暑假美滋滋

© ruyo撸
Powered by LOFTER

*突然诈尸
*还没写完、大体轮廓是这样,就当存个档,考完试再写吧嘻嘻。

    雷狮一路从学校奔回来,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是干的,裤脚滴滴答答落着水,发尾流下来的水把肩膀和脖子那片的校服浸湿,动一下脖子都感觉难受。书包的外层被水浸的颜色深了一个色调。他咚咚咚猛敲安迷修的家门,然后没好气地给前来开门的安迷修一个白眼。
    “我记得你今天早上带伞了。”安迷修回到厨房熬汤,小火上罗宋汤咕噜噜冒着红色的泡,他漫不经心地搅着,探出半个身子看着雷狮把他自己的宝贝头巾从校服外套里掏出来。“给卡米尔了。”雷狮又甩了甩脑袋,往安迷修家椅子上的坐垫甩了几滴雨水,心情才稍微好了点。“他这几天社团忙,今天下午又和外校比赛去了。”“原来如此。”厨房里一阵碗筷叮叮当当的声音,安迷修把火关掉,向锅里撒了把葱花,让雷狮赶紧去换衣服。
    雷狮换完衣服出来晚饭已经做好了,白瓷的碗盛着红色的罗宋汤,雷狮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大喇喇坐下,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就开始打游戏。虽说还有十多天就要中考了,雷狮早就被那所父母钦定的学校预录,这时放松的很。
    晚饭没开始多久,雷狮手机就响了起来,他不耐烦地拿起来瞄了一眼,发现是老妈打来的视频通话。老爷子的话可以无所谓,老妈的话还是要听的,雷狮清了清嗓子,接通了视频。
    屏幕对面的漂亮女人化了精致的妆容,她欣赏了自己的儿子几秒,便开门见山说起正事来。“从老师那里听说了,你最近功课不多。正好去听一听讲座,地址已经发给小安了。”雷狮妈嗔怪地瞪了一眼头发湿漉漉的儿子,“让小安省点心,人家好歹也是学生呢。”雷狮不知道已经在心里翻了多少个白眼,他一声声答应着,终于挂断了老妈的电话。
     安迷修的手机很合时宜地响了一下。
两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了许久,安迷修率先打破沉默:“现在就走?”“废话。”雷狮仰起脖子,把汤一口气喝得只剩个底儿,他舔舔嘴唇,随手抓起本子和笔塞进包里,安迷修打开导航,两人连个眼神都没有对,默契地拉开大门,离开时还不忘转身把门带上。
    安迷修的小破车在路上慢悠悠地开着,这时还是晚高峰,车里的音乐电台播着《All Time Low》这时正唱到“low low low low low…”雷狮听着一连串又一连串的low,车窗外的马路边缘被雨水激出一个又一个气泡,他感觉自己的心情也越来越low了。雷狮伸手摁下调频的按钮,数字从大到小转了一遍,转到了新的音乐台,入耳便是“its too late to apologize.its too late...”雷狮黑着脸关了广播。
    安迷修在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身边的雷狮,“心情不好吗?”他想这么问,可到了嘴边的话在舌尖转了一圈又吞了回去,他的手在方向盘上转了一圈,转而打开车载音乐。“辛苦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补充道。“嗯。”雷狮漫不经心哼哼了一声,他偏头看了看驾驶座上的安迷修。
    两个人的视线在车里冷空调的凉风里对上了。
    “好好开车。”雷狮挑眉。
    “好。”安迷修笑着答应。

评论 ( 2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