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考A+
鸭鸭好可爱鸭

© ruyo撸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这位热血骑士烫的小吸血鬼满嘴泡

*是以前的那张图…!!!年龄操作,幼体真可爱啊…(叉出去
*年龄换算是瞎编的!!(。
*不存档了,不存了。是以前写给岚的!
*我流安雷,oooooooooc,注意避雷

雷狮咬了安迷修一口,下一秒小吸血鬼就捂着嘴巴泪汪汪地跳开了。

我靠,安迷修你别是有毒吧。吸血鬼雷狮小朋友站在离安迷修五米开外的地方,呸呸呸地吐着血沫子,安迷修能看到他红润口腔内壁里那些破开的,泛白的死皮颜色渐渐变深,最后恢复原样。好像一分钟前那个搂着他脖子,亮白的獠牙插进他脖子下血管的吸血鬼根本不存在。“疼死我了!”伤口虽说是愈合了,但火烧火燎的痛感还在,皮外伤倒还好说,烫到的偏偏还是最敏感的口腔。

……。安迷修很无语,明明是雷狮突然咬他的,作俑者反而还怪到他头上去了。见习吸血鬼猎人试图张口解释什么,但安迷修一眼瞥到雷狮泛着红的眼角,他的紫眼睛还是亮晶晶的,面露凶相地盯着自己,虽说杀伤力降低了不止七成,安迷修还是选择闭嘴。

热血的骑士百毒不侵。安迷修憋出这么一句来。

换一句话说,他没毒。这人还自顾自地给自己加了个头衔。

雷狮环着手臂面无表情,心里早翻了无数个白眼。

雷狮,性别男,110岁的小吸血鬼。换成人类的寿命就是10岁,正是个穿短裤过膝袜的好年纪。穿着短裤和过膝袜从家族的古堡里逃出来后,和堂弟歪打正着遇到了安迷修。

安迷修,性别男,11岁的见习吸血鬼猎人,被110岁的小吸血鬼携手他堂弟歪打正着遇上了。

安迷修原来有个师父,不过师父受皇族的诏令外出任务,至今还没有回来,所以他一个人就担负起了照料一人两鬼的艰巨使命。

吸血鬼和吸血鬼猎人本身就势不两立,他们是天生的仇敌。那种刻在骨子里的恨意到了两个小孩儿身上似乎都变成了孩子气的掐架和斗嘴。

光棍安迷修。雷狮翘着腿坐在安迷修的师父常坐的位置上,手上转动着安迷修的佩刀。不知道是不是与吸血鬼天生体温偏低有关,雷狮特别中意其中名为热流的那把。每天经过圣水洗涤的特制圣器在吸血鬼苍白又灵活的指节间来回转动,牵动着风声飒飒作响。

安迷修知道他又在调侃自己尴尬的年龄了,他对此并不恼怒,但他并不喜欢别人抢占自己师父的位置,尤其是他老人家未归,甚至生死未卜。而雷狮也不是被常人所承认的物种——生于黑暗的嗜血种族。

你这样下去我要打妖妖零了。安迷修抬手拿起桌上的话筒,作势拨打号码,他的表情很严肃,但青绿色的眼底深处跃动着活泼的光。“哼。”雷狮从并不能称得上舒服的木椅上跳起来,他没有刻意违背安迷修的意愿,因为有时这么做并不能讨得任何好处,而他也不喜欢麻烦。

但安迷修并没有在真的生气,这点他很明确。

所以他把热流啪的一声插到木头桌子里,成功地看到安迷修肉疼的表情后,雷狮忍不住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嘴角。“你打吧,我倒是要看看。”他瞬间向前蹿了几步,几乎和安迷修鼻尖贴鼻尖,冰冷的吐息洒在年轻的见习血猎流动着热血的脖颈上。“他们是先抓你,还是能抓得到我。”

可以说他们不合,但某种方面他们又出奇的默契。

见习吸血鬼猎人手里的两把短刀飞速旋转,雪亮的刀面切开敌人的咽喉后在瞬间立马收回,转而刺向另一个。那个可怜鬼捂着脖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最后在圣水的净化作用下化为一捧一吹即散的灰。安迷修俯身躲开吸血鬼杂鱼伸长的苍白指甲,一个灰色的影子立马从他背后腾起,夹杂着妖冶的红光。

是雷狮,那个黑白的身影因速度过快变成了灰色,他深谙血族的弱点,一个挥手间对方便有三人化作灰粉,红光和刀光剑影银光的配乐便是敌方的哀嚎声。

我可没有什么在踩鶸的时候配哀乐的癖好。雷狮磨着收起来的指甲,他的眼睛仍泛着妖冶的红。

现在,安迷修。雷狮说,“我需要你。”他的身体前倾,捉住安迷修的白色衣领。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我可去你的热血吧。雷狮的腮帮子还在疼,他的眼角已经不红了,瞪人的样子像是安迷修欠了他八百万——又有了凶神恶煞的气势。

你不应该心急的。安迷修叹了口气,他向前两步,在雷狮由凶恶转换到诧异的表情中戳了戳他的脸颊。

说是110岁,实际上也不过是个10岁小孩儿,比他都小了一岁。

他亲了亲小吸血鬼冰冰凉的脸颊,成功换回对方苍白皮肤上一些朦胧的血色。

Fin.

评论 ( 4 )
热度 ( 1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