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考A+
鸭鸭好可爱鸭

© ruyo撸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Mentally Unstable

*迟到了快要一周的生贺orz零离太 @零离 生日快乐呜呜呜呜!!!

*BGM请戳这里,是零离太的海妖pa…!

*写、写得很惨不忍睹(……)了,我秃顶谢罪……

*我流安雷,ooc预警

*不打tag,随缘叭!!


    他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人类的躯干行走了。连在陆地上都要走得摇摇晃晃,更不要提是在全速航行的船只上。此刻的风浪很大,海风扫过风帆发出呼啦呼啦的巨响,安迷修眯起眼睛极力适应咸湿的大风。海盗头子就在他眼前略高一些的甲板上,红棕色的外套和帽檐都沾了水汽,看上去湿漉漉的,他就那么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安迷修,安迷修也以毫不收敛的目光回敬着雷狮。

    水面掀起一个大浪,船体因此颠簸了一下,安迷修几乎是在瞬间压低身子降低了重心,一双尖锐而锋利的爪深深刺入船面的木板上。他没有被船只的摇晃甩出,安迷修抬头,只觉得更加不适,他对这个人类的厌恶又加了一层。蕴满寒气的一双眼盯向雷狮的,最后他拔出深陷入地面的指甲,缓缓起身。雷狮只觉得那道目光像两根冰棱狠狠戳在他身上,温度却炽热得像刚刚炼好的,冒着热气的火红铁水。“哇哦。”海盗头子吹了记口哨,他蹲下身,两道目光相接,硬生生擦出了电光火石的意味来,“您知道的,海妖先生。”雷狮从腰后的枪套中抽出手枪,他利落地打开保险,装弹,上膛,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安迷修露出的胸膛。“塞壬这种东西可不常见,如果您配合的话,我或许还会考虑留您一条命。”

    雷狮勾起嘴角笑得人畜无害,冰冷的枪口从胸口转移,移到海妖先生的额头处,“你的耳鳍很漂亮…如果不到迫不得已,我还不想打坏。”安迷修只觉得那股火药味刺鼻极了,他向来不喜欢人类,更不喜欢人类制造出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小玩意儿,鱼雷出现在海水里本就让他心情烦躁,现在这只填充着火药的东西抵在他的额头上,只让安迷修感到反胃。“人类,我警告过你…”塞壬的声音是出了名的好听,传说中的女海妖们凭着动人的歌声和迷人的身姿引人堕落,安迷修的声音倒是完全染不上传说中的那般妩媚娇柔,竟是有一股清冷而凛然的正气,海面本就空旷,衬得他的声音更加空灵。乌云在空中不断堆积,浓密的云层后传来滚滚雷声。“我很讨厌你手里的东西。”硕大的雨滴在安迷修出手的同时滚落,海妖先生一把握住额头前的枪管,硬是把它挤压变形,尖锐的指甲抵住海盗头子脆弱的脖颈,安迷修一手抛开完全作废的枪支,破铜烂铁在木质甲板上砸出的声音在雷狮听来万分清晰。

    他感到冰冷的死亡正在毫不留情地覆上他的脖子,可他却冲着死亡的主人笑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像是被下了蛊一样地上了这艘船,又鬼使神差地与这个不可一世的海盗头子打了一架。他侧腹的伤口还在淌血,饶是塞壬一族的恢复力了得,也是不能把这一道几乎深入他脏器的一刀完全恢复。他直起身子,目光锁定了靠在海盗船另一侧的雷狮身上。安迷修在方才的打斗中把雷狮的右臂硬生生拽到脱臼,海盗头子的嘴角还有着面积不小的淤青。

    两个人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衬衫贴在身上的感觉称不上有多好,安迷修捂住侧腹的伤口,他的跑跳仍然不太顺畅,但走路已经游刃有余。

    “恶党。”安迷修拖着身子走到雷狮面前,他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个在他看来十恶不赦的海盗头子,雨水顺着他的发烧滑落,很快消融在潮湿的甲板上,他面上的表情仍是冷漠与平静,一双青绿色的眼睛深处暗潮澎湃。

    “恶党?你就是这么称呼我的?”海盗头子勉强撑起脑袋,他的嘴角还挂着血丝,手臂垂在地上狼狈地不成样子。

安迷修突然觉得很不适,这种感觉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了,他只觉得大脑一片混乱,心脏被点燃一般地跳动。

    后来安迷修才明白那叫愤怒。

    他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自己会愤怒,也忘记了自己往后做了些什么。

    他就看着那双拥有明亮瑰紫色虹膜的眼睛。

    海盗头子的声音如鬼魅蛊惑人心:“雷狮,海妖先生,我叫雷狮。”

    “安迷修。”

    塞壬族的青年如是回复他。


评论
热度 ( 1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