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美滋滋

© ruyo撸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

#来传教#

 

#叶喻大法好,入教报平安# 

 

 

 【文州。】一声略带沙哑嗓音的喊声挤过门缝传来,正挽着袖子洗碗的文州楞了一秒,快速地把碗擦干后放在一边,应声向卧室走去。

 

 喻文州把半掩着的门轻轻推开,倚靠在门框前,眼神看向电脑桌前手正飞速在键盘与鼠标之间敲打的男人。

 

 叶修看起来似乎有些憔悴,本身还有些肉的脸显得甚至有些棱角分明,喻文州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眼神里却没有责怪的神情。

 

 径直走上前去半坐在桌子上,脚尖惦着地,双手向后支撑着身体,偏头看了一眼屏幕上游戏

 

激烈厮杀的场面,视线便停留在了屏幕中央,那个手撑一把红色小伞的角色,叼着个烟在混乱局面中不紧不慢,却又灵活地移动的样子,确实和眼前这个一脸懒散,但眉眼中透出一份坚毅与认真的男人有那么一分相像。

 

 喻文州观察到叶修偶尔抿唇,微微皱了一下眉,明白现在正是很重要的时刻,便一言不发地默默陪着他。

 

 

 两人之间默契的沉默从来不会尴尬。

 

 

 在昏暗灯光下,一个男人翘着腿叼着烟,不停敲打着键盘,慵懒的眼神看起来似乎漫不经心。另一个男人半靠在他身边的桌前,微笑看着男人玩游戏,也不去打扰。

 

 反倒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温馨,让任何事物不忍心去打搅这种和谐。

 

———————————————————————

 

 随着一丁火星从叶修嘴前的烟头上划落,维持了五分钟的沉默被打破了。

 

 君莫笑在拿下BOSS的最后一滴血的那一瞬间收起了千机伞,收走掉落下的需要的东西时撑起千机伞一个跳跃离开了战场,战争也暂时告一段落了。 

 

 叶修忙个不停的手总算有了时间休息休息,他活动着有些酸痛的手,整个人向后伸展筋骨。

 

 喻文州见状离开了支撑的桌面,走到叶修的后方,捏上了叶修的肩膀。

 

 力道适中的按摩另叶修舒适地眯了眯眼,用两根手指将烟从嘴里取下,捻灭在烟灰缸里。

 

 白皙而又修长的手掌随即覆盖住了喻文州在他肩上的手。

 

 叶修转过头时,脖颈上的骨头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想必是很久没有活动过了。

 

 喻文州停下了,毫不避讳地对上了叶修有些赤裸裸的眼神,嘴角的微笑似乎是在期待着叶修先开口说些什么。

 

 【咳。】叶修清了清有些哑的喉咙,装模作样的成分在喻文州看来占到了百分之八十。

 

 【我家文州真是贤惠啊。】叶修的表情有些大义凛然的样子,郑重地拍了拍喻文州的手,【哥的眼光果然不会错。】到最后还不忘夸一下自己。

 

 叶修总是能把喻文州逗乐,一直是温文儒雅,常挂在嘴角的笑意在那些时刻会变得更加真实。

 

 这不,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狭长的桃花眼弯成了一轮月牙儿-。 

 

 悦耳动听的笑声维持了两秒,喻文州重新对上叶修眼睛时,眼底的笑意又浓了几分。

 

 走到叶修身侧,把叶修坐着的转椅转到面对自己的方向,双腿叉开,兀自坐到了叶修的大腿上。喻文州微微俯身,一手把脸边有些略长的刘海别到耳旁,露出半边小巧的耳垂。

 

 两人的距离缩短到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辨。

 

 【我就是眼光不怎么样……】喻文州笑着,两只手搭过叶修的肩,交叉在他后颈前,语气轻快,却带有一种撩人的慵懒。

 

【才会看上你这个打游戏的。】虽说着嫌弃的话,但嘴角的笑意却未曾消散过,叶修了解喻文州,也了解他看似完美的笑容里的一些微妙的不同。

 

 喻文州把额头抵上叶修的额头,有一些垂下来的黑亮的发丝若即若离地轻扫过叶修的脸庞,

 

 有点痒,但看见近在咫尺的喻文州,白色的衬衫因闷热而解开了两个纽扣,精致的锁骨和白皙修长的脖颈一览无余,叶修一瞬间也说不出到底是哪里痒了。

 

 【文州,你这是在色诱,我要报警了。】叶修也不是无动于衷,有些无奈地笑着,开玩笑般在喻文州泛着殷红的嘴唇上轻轻印了一吻,双手从扶上喻文州的腰到伸到他衬衫里面在脊椎骨和臀之间的部分轻轻抚摸也不过是几秒内发生的事情。

 

 感受到叶修的抚摸的那一瞬间,喻文州微微颤了一下,喉咙里飘出了一个无意义却又暧昧无比的音节,温热的呼吸似乎有些乱了节奏。

 

 【叶修……】 

 

 被下意识呼唤的某人表示他也只是下意识地堵上了喻文州的嘴唇。

 

 交换着彼此口腔内的空气和唾液,叶修一上来就掠夺般着吸吮着喻文州湿润而又香甜的舌头,恶作剧般含住轻轻啃咬,在听到喻文州暧昧不清的一声挣扎之后,又十分小心翼翼地舔舐着安慰,温柔的不成样子。

 

 喻文州彻底乱了阵脚,潮红渐渐攀上了他的脸颊,下身也似乎有了一些反应。

 

 但这幅情景早在他的意料之内,谁叫是他先去挑逗叶修的呢?

 

 喻文州在心里默默骂自己禁不住诱惑,却突然想起,诶,好像是叶修先叫我过来的啊?

 

 他连忙轻轻推开叶修,嘴唇还被恋恋不舍的啄了一口。

 

 【怎么了?难道哥的吻技不好?】叶修眯了眯看,看着面前脸上还挂着潮红的喻文州难得像小猫一样赌气地瞪着自己,心情大好,语气都上扬了几分。

 

 【倒也不是……】虽知道他是开玩笑的,喻文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喻文州回味起刚才那个吻,不得不否定他这个说法。

 

 【那不就好了。咱继续?】叶修佯装又要继续凑上去,意料之内地被喻文州一手推开。

 

 【等一下,你还没说,你刚刚叫我是要干什么?】喻文州冷静了下来,又恢复了平日里温柔而又平静的语气,他问道。

 

 叶修特别喜欢看喻文州看着自己期待自己说些什么的时候的表情,在他眼里看来可爱极了。

 

 故意顿了几秒后,叶修坏笑着用双手轻轻捂住了喻文州的耳朵。

 

 叶修看着喻文州微微瞪大眼睛,笑意愈来愈浓,眉梢上挑。

 

 薄薄的两瓣唇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口型。

 

 

 【我,想,操,你。】

 

 

 说完便放下了手,举过头顶呈投降状,装作无辜的样子。

 

 喻文州怎么会听不懂,故作镇定地勾起嘴角,像是勾住了魂。

 

 他看向叶修,一只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下唇上点了一下,随后抵住了叶修的下嘴唇。

 向前倾倒的动作让喻文州背后的曲线一览无遗,他似乎不知道现在自己有多么诱人。

 

 可是这个脸长得十分清秀,一举一动却性感的有些过分男人似乎还嫌自己惹的火不够。

 

 【嘘——】喻文州笑了起来,另一只手在叶修大腿上来回摩挲。

 

 【小点声,我可都听见了啊。】

 

———————————————————————

 

 夜幕早已降临,此时的G市已经褪去了平日里的繁华与忙碌,只余下一丝未散尽的奢靡。 

 

 连卖夜宵的小摊都准备收摊了,和三三两两的熟客爽快地打了招呼之后带着一身的油腻味踏进了黑暗。

 

 居民楼的灯已经暗得差不多了,只有一两盏孤独地亮着,似乎是想和街边整夜明亮的路灯相伴。

 

 但对于叶修和喻文州来说。

 

 呵,夜还长着呢。 


评论 ( 3 )
热度 ( 44 )
  1. 曲中梦ruyo撸 转载了此文字